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11120209香港曾半仙网

上海滩大亨系列节目:海上闻人虞洽卿


更新时间:2021-09-08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在上海滩四大亨中,社会地位最高的人是虞洽卿。他不仅是上海滩大亨,还被誉为“海上闻人”。闻人的“闻”意思是如雷贯耳,久闻其名。虞洽卿之所以能成为“闻人”,说明社会各界对他都很认可。虞洽卿是一位爱国实业家、银行家、金融家,是中国最早的船王。上海滩四大亨中,虞洽卿年龄最大,比黄金荣还年长一岁。他是上海总商会的会长,也是上海公租界工部局的华人董事。在他70大寿的时候,上海的公租界第一次把上海的一条繁华马路,即现在的西藏中路,命名为“虞洽卿路”。在他去世后,蒋介石也曾赠与他“输财报国”的牌匾。所以虞洽卿不仅积攒了巨额的财富,还赢得了江湖的好名声。

  上海是个非常奇特的城市,在任何一个城市前面,加一个“大”字都会觉得奇怪,比如北京很大,但很少有人说“大北京”,但是提到上海,就一定是“大上海”。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,也是开埠最晚的一个城市,更是被帝国主义列强的洋枪洋炮打开的城市。

  沿着黄埔江最繁华的一带都是租界,在这里发展最好的是法租界。租界又称之为“十里洋场”。当时的上海被称之为“冒险家的乐园”,因为上海开埠之后,不仅是中国人,很多国家的人齐聚一堂,都想在这里冒险、发财。那个时候的上海,也的确充满了无限的财富机会,华洋杂处,来者不拒。

  到虞洽卿出生的时候,上海已经开埠了20多年,对一个城市来说,刚刚建成20多年,正是生机勃勃的青春时代。除了虞洽卿,当时许多商人也是从最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,所谓“英雄莫问出处”。所以说,他们是真正的白手起家,空手套白狼,然后创造了巨额的财富,每个人都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  虞洽卿是浙江宁波人,上海滩四大亨中,其中有三个都和宁波有关系。仔细追究起来,还都是蒋介石的老乡。黄金荣虽然在苏州出生,但他的祖籍也是宁波。而虞洽卿,出生在宁波的慈溪,和蒋介石是线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,母亲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。所谓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因为家境贫寒。虞洽卿14岁就辍学到上海去做学徒。中国的学徒和德国的学徒不一样,中国学徒前三年没有工资,所谓的学徒,更像是杂役,要干杂活、伺候老板,而且还不一定能学到真本事。三年学徒期满之后,就可以升格变成伙计,然后一步步往上爬。有的学徒期满以后,就自立门户,但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”所以中国这种学徒制有非常大的人身依附关系。

  虞洽卿本来是打算去洋行当学徒的。当时带路人带了两个小孩到上海,另一个小孩原打算去油漆行。他们先去了 “油漆大王”奚润如的瑞康油漆行。其实瑞康油漆行,只是一个小门脸,但是这对于虞洽卿来说已经是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。上海当时称水泥地为“水门汀”。他们去拜师的时候,刚好是下雨天。虞洽卿穿了一双新鞋子,他怕把鞋子弄脏,就抱着这双鞋子,光着脚。结果一进水门汀,脚下一滑,“扑腾”一下就滑倒了,摔了个跟头。14岁的虞洽卿,生的圆乎乎、胖嘟嘟,圆头阔耳,有点“婴儿肥”。这一举动一下子被奚润如看中了。说来非常的神秘,江湖传说:奚润如前一天晚上做了个梦,梦到他的堂屋里来了一个“赤脚财神”。中国人非常迷信,前一晚有梦,第二天就来了一个小男孩,圆润润、胖乎乎的,很像财神的样子。于是留下了虞洽卿,收他为徒,从此改变了虞洽卿的命运。

  说来也巧,自从虞洽卿来到油漆行,奚润如的生意就蒸蒸日上,货如轮转,这更加坚定了奚润如的想法。他觉得虞洽卿是一个有福之人。就像现在很多的老板,在招工的时候,先要问问属相,看看属相合不合、血型合不合,还有的人要看星座,看来这样的封建迷信由来已久。后来,www.22217c.cc,奚润如成为上海的“油漆大王”。现在如果去南京西路,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酒家叫梅龙镇,那就是当年奚润如的奚公馆。

  虞洽卿在油漆行打工,可以说是“这山望着那山高”。他头脑非常灵活,绝对不满足于做一个伙计。瑞康油漆行从鲁麟洋行批货,其实是给鲁麟洋行做零售生意的,所以他赚的利润及其微薄。做零售生意要想扩大自己的事业,就得由零售商变成批发商。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。一次,鲁麟洋行刚好从欧洲进了一批油漆,但是由于长途的海上运输,被海水打湿了。这些油漆桶的外包装显得锈迹斑斑。虽然油漆桶生了锈,但是里面的油漆是没有任何损坏的。鲁麟洋行不想亏太多,当时准备把这些残次品拿来拍卖。虞洽卿就晓之以理,说:“你想想,你如果拍卖能拍多少钱?原价是卖不出去的,如果四折卖,有多少人能把你的货买完,这样囤下去两年都卖不完,你如果卖给我,我们两折全部把你的货买完。”最后他终于说服了鲁麟洋行,以两折的价格把这批生锈的货全卖给他。

  虞洽卿发现了这一商机,于是说服老板,不能只做零售,要做批发。消费者买的不是油漆桶,而是油漆,要的是它的色彩。外面的油桶完全可以自己分装。他鼓动老板把所有油漆囤起来。但囤货需要巨额的财力。以前奚老板只是零散的进货,卖完了一批再进第二批,但是现在要5000个大洋。资金筹集的问题可愁坏了老板。

  虞洽卿天生脑筋活络,他先找到宁波籍的老乡。上海滩这些巨富,很多都是宁波来的。以前从宁波到上海,包括从苏北到上海很多人都要坐船过黄埔江,十六铺是黄埔江码头集中的地带。所以“十六铺上来的”,上海话中还有歧视的含义,就是乡下人、外地人的意思。

  虞洽卿鼓动“五金大王”卖油漆,他认为商家需要卖一个整体的商品链上的东西,买了五金配件,还要买油漆、水泥。虞洽卿还到银行借款,那个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银行的重要性。经过多方筹措,最终筹到资金以低价拿到了这批货。奚润如老板也因此由零售商变成了批发商,奠定了他“油漆大王”的江湖地位。

  虞洽卿永远不满足于当下取得的成就,他一边在瑞康油漆行干活,一边苦学外语。因为他要做买办。买办这个词,在葡萄牙语里叫“康白渡”。康白渡其实就是经纪人。帝国主义列强用洋枪洋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,五口通商。但是要和中国人做买卖,就一定要找到既懂外语也懂中文的买办。

  虞洽卿虽然只读过三年的私塾,但是为了当买办,他苦练英文。有一次,有人在报纸上看到鲁麟洋行招买办,于是虞洽卿就去投考,没想到竟然考中了。当时的上海滩,如果不是去留过学,很难找到懂外语的人,而虞洽卿,却能讲出一口纯正的英文。当上买办之后,虞洽卿先从最底层的跑街做起,也就是副买办,慢慢的做到了首席买办。在鲁麟洋行之后,虞洽卿又进入了上海的金融行业。他的最高职位曾担任了上海荷兰银行的总经理。这已经是当时的华人买办中的最高的职位。他在荷兰银行一做就是30年,不仅积累了大量的人脉,也积累了大量经验。上海的荷兰银行也是一个西方的老牌银行,它的创始人和罗斯柴尔德家族联姻,荷兰银行也曾帮英国女王理财,所以虞洽卿成了一位实力雄厚的买办资本家。在成为买办资本家之后,虞洽卿自己又筹办了四明银行。

  虞洽卿在进军了金融行业之后,他又成为了一代船王。他非常善于把握市场机会。当时的交通非常不方便,宁波人要想到上海来,只能从黄埔江走一条路坐船过来。这个航线叫甬沪航线,当时都是被西方的船运公司垄断的。最初船票是半个大洋。当时半个大洋对于普通的民众阶层来说,已经是不小的一笔开支。权力的垄断会产生腐败。这些船运公司不甘于赚平均利润,一下子把船票提高到了一块大洋,这让很多底层民众承受不起。而虞洽卿非常有公益心,他决定自己办一家轮船公司。

  当时没有钱、没有船的虞洽卿,用的是现在社交众筹的方法,让大家集资。五个大洋就可以做股东,他在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资金,这等于变相上市。在顶峰时期,虞洽卿的船运公司有52艘船,比清朝招商局的船还要多,成为了中国的一代船王。

  虞洽卿是一个营销天才,当年还在瑞康油漆行打工的时候,他还做过一个帮别人出谋划策的事:卖巴拿马香蕉。当时他的几个宁波老乡从南方进了大批的香蕉过来,但是由于掌握不好冷藏的温度,这些香蕉被冻伤了。香蕉一冻,外表的皮会变黑。但剥开皮,里面还是能吃的。这些卖相不好的香蕉,有千斤之多,怎么把它卖出去成了棘手的问题。

  虞洽卿出主意说:“要想把这些香蕉卖出去,就得差异化。”当时巴拿马在上海的知名度非常高。因为当时位于中美洲的巴拿马,要开凿巴拿马运河,所以大家都知道巴拿马。巴拿马是优质香蕉的种植地,有大量的香蕉园,听说开凿巴拿马运河,很多香蕉园主把香蕉园卖了,去参与运河的计划,大量的香蕉在世界各地倾销。直到现在,巴拿马香蕉仍然是优质香蕉的代名词。所以虞洽卿就告诉他要拉大旗,做虎皮。

  他把这些冻伤的香蕉贴了一个标签,叫巴拿马香蕉。又雇了两个外国人,穿上热带风情的草裙,一边打手鼓,一边跳草裙舞,旁边写上大字的招牌:“新鲜到沪,巴拿马香蕉。”他的香蕉比别人卖的都贵,但是由于这些异域风情,现在称之为概念营销,一下把1000多斤香蕉一售而空。

  除了卖巴拿马香蕉之外,虞洽卿还做了非常轰动的一件事——举办“花国总统选举”。当时西方有一个舶来品,叫青春再造丸。青春再造丸和当时的大力丸差不多,就是一种壮阳药。鲁麟洋行进了大批的青春再造丸,但是销量不好。虞洽卿作为鲁麟洋行的买办,为了把这些青春再造丸卖出去,他决定举办一场花国选举,选花国的总统、议长、总理。什么是花国?就是“花柳巷”、“红灯区”的意思。当时的租界是有治外法权的。中国清朝的法律管不了租界。虽然这个土地是中国的,但实行的是洋人的法律,所以里面有赌场、有妓院,黄赌毒一应俱全。虞洽卿正是利用了上海当时最高等的妓院,称之为长三堂子,还有书寓。他开创了一种新的文人求偶的方式,一下子大小文人都以娶书寓为荣。

  这种选举非常民主,所谓“有钱才能民主”。 选举以鲁麟洋行的名义赞助金额50万。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,赞助的钱怎么赚回来?他想了一个绝招。一张选票售价10个大洋,虞洽卿把它作为一种促销手段,买了选票之后可以到商店去换价值20个大洋的青春再造丸,这等于五折销售。其实相当于越过销售商、批发商,直接面对消费者。保健品一般卖两折、三折都有钱赚,五折肯定不赔钱。而低价换购也让消费者觉得占了便宜。如果不愿意买青春再造丸,还可以换购等价的德国牛奶糖,这样一来,不但把青春再造丸成功的销售出去,而且还销售掉了5万多元的德国牛奶糖。

  经过热热闹闹的“花国总统”选举,选出了各路美女,其中一位绝色佳人排名第四,获选“花国总理”,她的名字叫王莲英。但是几年之后,她死于非命。原因是被一个叫阎瑞生的花花公子杀害。阎瑞生家里没什么钱,但是一生好赌,把所有的钱财都赌完了,但他又想在烟花柳巷混,“饥寒起盗心”,于是起了杀机。本来他打算绑架另外一个名气不是很大的小林黛玉,结果那一天正好小林黛玉坐别人的车出台去了。阎瑞生看见王莲英刚好在书寓,就约她开车去兜风。当时上海滩的汽车加起来也没有多少辆,所以开着敞篷汽车去兜风,比现在开私人飞机还拉风。美女的虚荣心作祟,一听说要坐轿车出去兜风,王莲英就欣然应允。阎瑞生把王莲英骗上车,接下来的悲剧大家就知道了,他不仅劫财,而且还杀人灭口。

  一个星期之后,王莲英的尸体被人发现,她被阎瑞生弃尸荒野。这就是轰动一时的“花国总理谋杀案”。后来姜文据此史实,拍了电影《一步之遥》。虽然电影没有大卖,但是让花国选举又鲜活的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  虞洽卿的过人之处,在于他不仅是个商人,而且黑白两道,路路都通。在他成为买办后,他自己还兴办房地产公司、银行,而且还花钱捐了一个官职——候补“道台”。清朝时期,封疆大吏被称之为巡抚,管几个省的叫总督,在总督、巡抚下面就是道台,相当于现在的厅级干部。虞洽卿有了钱就要捐官,广交天下豪杰。

  辛亥革命前一年,43岁的虞洽卿又办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——兴办中国首届商品交易博览会。为了说动政府,他当时还去说服两江总督端方,最后得到了清政府的支持。说来也是层层剥皮,清政府当时拨款70万大洋,让他承办博览会。但是层层克扣,到了他这里,只剩了30万大洋。30万大洋要办一个全国性的博览会,肯定是入不敷出。但虞洽卿是个经商的奇才。他把那些清朝大臣、王公贵族,包括明星的照片印成精美的画册免费发放,但是要买够50元的商品之后才能凭票根来换画册,而且对外宣称画册只印几千册,故意制造稀缺。其实他悄悄印了很多这样的画册。很多人以得到这样一本既有政商名流、又有各界明星的画册为荣。这样一来,博览会不仅卖出了门票,而且还多销售了很多的商品。

  虞洽卿不是黑社会,但是他与黑社会的关系非常好。他与杜月笙、黄金荣、张啸林来往密切,因为他知道做生意一定要广交天下朋友,结交三教九流。他所结交的日后给他带来最大利益回报的,是后来的蒋委员长。在蒋委员长最落魄的时候,虞洽卿把他介绍给了黄金荣。在上海滩四大亨里,真正和蒋介石交往最深的就是虞洽卿。

  虞洽卿非常有经商的眼光。上海的第一家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,就是虞洽卿和的创始人张静江等人一起创办的。创办之后,他们炒棉、炒大豆、炒期货。他用实业赚的钱,在金融上获得了最大的利益。而当年蒋介石就在他的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里有一个席位,后来炒股亏了钱,是虞洽卿出面让他拜黄金荣为师。上海滩青帮相当于江湖老大,最后黄金荣出面才把蒋委员长欠的债抹去了。后来蒋委员长到广东投奔国民革命军,才有了他后来的如日中天。

  讲到政商两界,虞洽卿当年在上海物品证券交易所成立之前,还有过非常精采的一个案例——炒大豆。当时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,粮食是可以出口的,而西方的这些买办,要到粮食收购的季节采购,经常压低粮食的价格。虞洽卿当时把所有的大豆全都屯积起来,到洋人买大豆的时候,发现大豆都没有了。这个时候,虞洽卿再高价抛售。

  虞洽卿非常爱国。抗日战争爆发,在日本人侵占上海之后,上海成为孤岛。虽然有租界,但是日本人步步紧逼。他们想让虞洽卿出任长海市长,但虞洽卿坚决不和日本人同流合污,于是出走上海,转道香港赴重庆,去和蒋委员长会合。他在香港的时候,并购了几十辆的福特牌卡车。由于重庆都是山路,所以他把这几十辆福特卡车送给蒋介石作为见面礼。当时蒋介石在重庆如坐愁城,日本人狂轰乱炸,虞洽卿的这几十台卡车解决了运输难的问题。即使在重庆,虞洽卿也不忘经商。虞洽卿虽然没有了船,船王做不成。但他又开了新的运输公司,专门做滇缅线的抗战物资运输,又成为了运输大王。

  “海上闻人”虞洽卿一生创造了巨额的财富,但是在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中,所有的财富都化为乌有。1945年的春天,离抗战胜利不到半年的时间,78岁的虞洽卿,生命走到了尽头。他因为患急性淋巴腺炎去世。他去世之后,蒋介石以国民政府的名义授予他“输财报国”的牌匾,这是对他一生最大的肯定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